时间:2016-12-01 17:38:46 | 字体设置:

 


同事老大哥讲的。


这是老大哥很年轻的时候,发生在他家邻县的事情。


话说当时正是文革,老大哥也还是翩翩少年,年方8,还是9岁啊,既不清了。邻县来了个男青年,20出头。好像是北京来的。


男青年的出身好像不怎么样,所以也没什么朋友。有一天下地回来,看见只赖狗。这狗真得很不体面,走走停停的跟在他后面,男青年轰了他几次轰不开,也就默认了。


男青年自养了这条狗,生活也不是那么寂寞了;狗呢,有了家,慢慢的也就体面起来。按说,到这故事就该美满的结束了。不幸,男青年少不更事啊。上面下来工作组,男青年向他们揭发了革委会主任的问题。工作组怎么查的,咱们不知道。反正结果是;主任是好同志,“狗崽子”(指男青年)必须紧盯。


以后的事就可想而知了。人高马大,孔武有力的主任有机会就整男青年一下子,而且有机会要整,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整。手法越来越新,手段越来越狠。最后一次不知道找个什么茬口,居然直把男青年活活打死了。


男青年死后狗没了生活保证。它倒有主意。村头有一座桥,是村民回村的必经之路。他每天趴在桥头,来人就摇着尾巴叫几声,赶上好心的,也能混点吃的。再加上它自己在野外找补点,苟延残喘的倒没饿死。


当时生活都不富裕,村民们之所以有时候能给这野狗点吃的。实在因为它自己的表现。这狗趴在桥头,但是绝不挡路,绝不讨厌,就是单身的小孩子过,它也那么亲热的摇着尾巴招呼。最让村民们满意的,是唯有主任过桥,那狗趴在地上,好像看都不屑于看主任一眼。


主任很讨厌这条狗。


男青年刚死的时候,主任回村,看见狗趴在桥头,主任直担心狗过来咬他。及至以后发现,狗只是鄙视主任。主任逐渐也就放了心。暂时不理它吧。几个月以后一个晚上,主任那天喝多了。真是一步三摇,好不容易晃悠到桥头,正要过桥,那狗一跃而起,快如闪电,一口咬掉了主任的命根。主任惨叫着掉下桥去。村民们把他送到县医院,一是天晚,耽误不少时间;二是那个年代的医疗手段也有限;三是这地方真致命啊。主任几天后伤重不治而死。


那条狗呢,趁乱早跑了。它能逃走不奇怪,村民们谁也不真心想捉它,奇特的是一条狗居然知道隐蔽意图,等待机会。


同事老大哥,到现在也不肯吃狗肉。

 来源:  作者:润泽茗茶:微信号wqb286 
顶 部】 【收藏此页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大弘传统文化网
本站的内容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我们
版权所有·大弘传统文化网 沪ICP备11025833号 Copygight © 2003-2009 dhgy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