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色削官位
时间:2014-05-26 14:37:43 | 字体设置:

 好色削官位



昨天听一位朋友讲到,她的一位亲戚前天晚上被刑事拘留了。那人是正县级干部,今年马上就要提升为副市级,一切都就绪,只差下通知了。就在这节骨眼上出了事,出事的原因,是被情人告发了。

回溯他的人生之路,从一介农家子弟,到地方官员,一路走过来,又落到今天这个结局,令人不能不慨叹人生的无常。





他三十岁就提成正县级干部,算是破格提拔。从农家子弟一步登天,也许是祖上积德了。当然,和他自身努力也分不开的。他出身贫寒,在煤矿上挑煤打工,养家糊口。在矿上劳累一天,回来还要自学到深夜。买不起书,经常是别人看书累了,借过来自己再看。这样考上了电大,成为大学生(在当年算是高学历了),被录取到国企里工作,从此步步高升。





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孝子,对70多岁的老母亲,可谓是百依百顺。兄弟五人,他是最小的。四个哥哥都过世得早。他对所有过世兄弟的家人很照顾,不但接济钱财,还将侄儿女们接到家里抚养,长大后又给安排好工作。曾经有人送了他一只脸盆大的黄河大乌龟。他下不了手,也拿去放生了。现在他儿子也是名校博士,对他同样是非常孝顺。从他的他的孝心与行为来看,这场富贵不是没有来由的。





只是他有一样很大的毛病,贪财好色,尤其是在女色上过不了关。多年来,与许多女人有染,最后终于倒在女人身上。如宋玉的赋中说:“夫风生于地,起于青萍之末。”祸患总是在看似不经意处埋下种子。





他喜欢这口子,有机会就找女人。也时不时有一些女人为了种种目的,主动沾上来,现在告他的这个女人就是其中之一。好上了之后,她就开始百般折腾。他虽然好色,但不是没脑子。那时他就意识到这个女人不简单,一直想摆脱。那女人做事有狠劲,温柔体贴加上哭闹恐吓,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。曾经有一次提到分手,她脱光了衣服躺在他家门口。当官的人都要颜面,怕影响不好,被她这么一闹,只好屈服了。 有能耐的碰到更有手段的,这就叫一物降一物吧。





那女人跟了他很多年,中间结了婚,又离了婚。这些年,为她买房,买地,安排她全家的工作,出钱养她与她的老公全家,安排项目给她赚钱。在财富有了之后,她不满足,还要权力。又安排她到自己公司上班,逐步提升为副总。最后又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她,自己调到行政部门去了。两个人这般厮混,关系太深,很多事都是两人一起做下来的,自然有许多把柄捏在她手上。





那女人当了总经理一年左右吧,今年公司要改制了。当得知当地政府要把公司股权转让之后,她威胁说,如果转股她当不了董事长,就要告发他,让他没有好日子过。政府工作流程中的民主集中制度,对权力是有制约的。这么大的事,并不是他一个人能说了算的。最后这事没按她的要求办成,那女人真就把他举报了,前天晚上被刑事拘留。未来如何,无法预料。站在那个女人的角度分析,若不举报,傍着这么位副市级领导,以后不愁无利可图。我想她这么工于心计的女人,不会这点道理都想不明白。只是业力所催,偏偏让人犯低级错误。脑子一犯昏、一冲动,就来了个鱼死网破了。这就是人算不如天算吧。





我们老家有句俗话:“夜路走多了,迟早碰到鬼。”他一辈子贪于财色,终于碰到这个厉害女人,受制于她这么多年,最后因此招来横祸。自古贪名的死在名上,贪利的死在利上,贪色的死在色上。这件事看似偶尔,实则是必然的结局。





《佛说四十二章经》说:“财色于人,人之不舍。譬如刀刃有蜜,不足一餐之美,小儿舐之,则有割舌之患。”


 来源:  作者: 
顶 部】 【收藏此页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大弘传统文化网
本站的内容来自互联网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我们
版权所有·大弘传统文化网 沪ICP备11025833号 Copygight © 2003-2009 dhgy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